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老家的味道
2018-11-07 09:17 来源:三江都市报
  时潇含

  芝麻和米糖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。炒熟的芝麻放在锅里,炉膛里不要放柴火,趁着余温还未散去,把米糖埋进去,等待他的表面逐渐柔软,与芝麻难分难舍。然后快速翻炒米糖,直到能拉丝又能保持形状的程度,就可以趁热吃到飘香四溢的芝麻米糖了。

  这在外面几乎是不卖的,因为非要在厨房里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老掌勺,才能控制好每一步的火候。而且在三斤芝麻能换一只老母鸡的年代,能在不是逢年过节的日子里,面不改色地吃一块烫手的芝麻米糖,是相当高调的炫耀。

  之前夏天筛绿豆的时候,也是把豆荚晒干,放在簸箕上,在上面没心没肺地又踩又跳,让绿豆都从豆荚里滚出来。然后大师傅上场展示深藏不露的多年修炼——簸绿豆。砂石外壳片甲不留。然后我又能拥有一整个下午的独享挑绿豆时间。

  说实话,这不是什么很有意思的事,但是为了能在一锅煲得面目全非的绿豆沙出锅时,理直气壮地舀一大碗不带汤水的豆沙,这都是值得的。

  我还看到了特别感人的一幕,邻居抓来的一只小母鸡,是一只小交际花。她在筐子里烦躁地咯咯乱叫,不停地扑腾翅膀,竟然唤来了一只大公鸡,久久绕着筐子徘徊,不愿离去,甚至不断地啄着藤条,怎么都赶不走。

  现在我应该说自己受到了感召,顿生天人合一之感,放下屠刀。掀开篓子放走母鸡,望着他们并肩离去的背影,对着西沉的斜阳泪流满面,感叹世间情为何物,发誓再也不碰肉食。但是我没有。

  我衷心地赞美晚饭餐桌上的一盘鸡肉,它鲜美多汁,调味恰到好处,肉质细腻紧致,黯然销魂。这就是浪漫主义在农村生活面前的际遇。我们依然饱含深情,但是比起虚无缥缈的汪洋肆意,在这里,朴素的满足更受到偏爱。

  农村人对食物有着惊人的尊重,当我看到满架子的豆角和红彤彤满枝的朝天椒时,血液里对土地的热爱,让我不能停下双手,颤抖地把他们放上我的餐桌。因此我会关心每一只待宰的鸡是不是要喝水,饿不饿。这几乎与人道主义关怀没有关系,只是我们要守护好餐桌上的肉。

  口腹之欲,食色性也。一盘操之过急的寡淡甲鱼,比错过一次日出日落更不可饶恕。农村的星星月亮,是给城里人看的,农村的孩子抬头,看到的是明天晒谷子翻不翻面儿。热闹非凡的炒芝麻糖,甜蜜芬芳的芝麻糊背后,也有因为几个小时翻动锅铲,而磨出水泡的手,每一片完美金黄的锅巴身后,都有一张在炉膛后烧火,满头大汗的面孔。

  往真正的农村最深处走,也有着难以料想的苦难与贫穷,有许多人漂泊在外,最后却还是重返田野,这里是他们走不出的乡村。但是我们这些回不来的人,却又无法停止想念。

  以前甚至对于我来说,这是一个不适合离别的地方,因为离开的时候,我甚至不知道要留恋什么。但是老家却总是蹲坐在村口,静静地守望。这种关乎味道的羁绊如此深刻,以至于不论走多远,却总要回到这片柔软磊落的土地。(下)

(责任编辑: 童翠华)